登录博猫游戏平台-新华网评:基层干部“匿名化”倾向必须警惕

  面对上级调研,反映些无关痛痒的小事、不愿说出核心问题;面对问卷调查,电子版的还能多写几句,手写的怕笔迹暴露就“意思意思”;面对记者采访,“不提自己的名字”成为愿意发言表态的前提。当前,基层干部“匿名化”倾向正在加剧,必须引起警惕。

  基层干部“匿名化”倾向,表面上看是“低调做人”“沉默是金”的文化生态在基层扎根蔓延,本质上则是官僚主义结出的“恶之花”。无论主题是负面还是正面,基层干部都要求匿名,正是官僚主义在基层的“一体两面”。

  干部“匿名化”折射基层治理两个困局。一是问责泛化,担心被追责。一些基层干部为了保护自己,选择主动成为官僚主义“从犯”,导致说真话就会被惩罚成为恶性循环,这正是被上级官僚主义所害的表现;在有的地方,谁提出问题就必须带有解决措施,谁反映问题就被要求解决问题,因此如实具名反映问题,被视为一种负担,成为基层干部最不愿选择的一种方式。

  二是评价机制不健全。有的地方官僚主义盛行,基层干部工作干得好坏与否,不是以实绩为标准,而是掌握在个别人手里。当遇到出经验表成绩的时候,基层干部往往不敢抢“风头”,自愿被“顶替”,让掌握评价权者露脸,这也进一步助长了吹吹拍拍的官僚主义恶习。此外,有些“正面典型”未必经得起时间检验、政绩工程可能是盲目上马,干部露脸反而等于给自己“埋雷”,担心被“秋后算账”。

  “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。”当真实信息流通的渠道被截断,谎言或夸张言论就难免流传,真正待解决的问题就越发难以暴露。基层干部“匿名化”倾向一旦成为风气,不但不利于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,长此以往,势必会损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。

  让人讲真话,天塌不下来。遏制基层干部“匿名化”倾向,重在让干部考核机制更加科学合理,让容错免责机制更加畅通运行,从根源上鼓励干部讲真话。只有解了压、松了绑,基层干部才会能说、会说、敢说,才能把“真”字经念得越来越好。

  张浩然 刘怀丕

【编辑:田博群】